新闻线索: 8218666

广告合作: 8218607

网站首页 > 副刊 > 正文

李香君:斩断情丝,以奠国恨

2019-04-14 16:03:32来源:自贡网分享到

同样是写爱情,可是爱情和爱情不一样。爱情一旦跌进历史的激流中,瞬时便荡尽了许多脂粉气。历史中的爱情不那么纯粹,它有历史意义,《桃花扇》中李香君和侯方域的爱情便是。如果只写爱情,再动人也不过缠绵缱绻而已,《西厢记》里的崔莺莺和张君瑞的爱情就是如此。

《桃花扇》所写的是明代末年发生在南京的故事。剧本是以侯方域、李香君的悲欢离合为主线,展现的却是明末南京的社会现实。同时作者孔尚任还特意揭露了弘光政权衰亡的原因,歌颂了对国家忠贞不渝的民族英雄和底层百姓,展现了明朝遗民的亡国之痛。从这些不难看出,《桃花扇》是相当接近真实历史事件的,应属于一部历史剧。而它却以男女爱情为主线,这样的艺术手法不能不说是一大特色。

李香君是剧中最璀璨的一颗明珠。她本是秦淮河两岸一个普通的歌妓,才艺也不是太高。清客苏昆生教她学唱玉茗堂四梦,她不过才学了半本《牡丹亭》,老师让她唱来听听,才唱一句“良辰美景奈何天”就被打断说“错了错了”。她便是这样一个平淡无奇的秦淮女子。

侯方域是复社成员,后经人介绍认识了李香君,二人情投意合,侯方域还赠给香君一柄白纱宫扇为信物以示真心。这时倒台奸臣阮大铖想拉拢复社成员,便托人给香君送来妆奁,并希望侯方域替自己在复社里美言几句。侯方域觉得阮大铖既已失势,过往种种也不必深究,甚至还有点情有可原,便有心帮忙。不料香君怒目圆睁,痛斥阮大铖为“趋附权奸,廉耻丧尽;妇人女子,无不唾骂。”对于侯方域,香君那一刻或许有些后悔。好不容易与心仪男子结缘,以为可以托付终身的人却如此轻易动摇。所以香君一怒之下就指着那些妆奁说:“这几件钗釧衣裙,原放不到我香君眼里”。读到此处,不得不拍案叫绝,果然如林语堂所说:“义气照耀千古,羞杀须眉汉子”!

后来外敌入侵,明朝江山不保,崇祯皇帝也缢死在煤山。乱世出英雄,当然也会出奸雄。时任凤阳督抚的马士英就是这样的人。他之前本要联合史可法共迎福王朱由崧,怎奈福王不是嫡派子孙,且品性恶劣,故遭到史可法的拒绝。马士英遂联合阮大铖迎驾,于是阮大铖趁机东山再起。

有了权势的阮大铖立刻要报前番却奁之仇,便向马士英参了她一本,说之前漕抚田百源花了三百金来娶香君却遭拒。这气得马士英直呼“了不得,了不得!一位新任漕抚,拿银三百,买不去一个妓女。”那阮大铖在一旁也暗暗说“就处死这奴才,难泄我恨”。

于是当天夜里他们便派人来抢香君,香君却以前日已许配给侯方域为由不从,并说“便等他三年;便等他十年;便等他一百年”。在后来的争抢中她抱定以死明志的决心,倒地撞头,殷红的血点不经意间飞上了那把白纱宫扇。第二天侯方域好友杨龙友来看她,无意看见这把溅着血点的扇子,一时兴起,用笔随意点染,竟成一把桃花扇。

此时的侯方域却因战乱而漂泊他乡,他哪里知道李香君已托老师苏昆生持着这把桃花扇去寻他了。茫茫人海,何处寻来。或许一切都是缘,竟真遇到侯方域。当苏昆生取出扇子将事情缘由讲明,侯方域泣不成声,只一句“香君香君!叫小生怎生报答你也!”

最真挚的爱情或许也是最坎坷的爱情。香君在找寻侯方域的过程中,两次都错过了。擦肩而过却未曾相见,这于一对相互苦觅的有情人来说真是天大的残忍。香君却死守着“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的爱情信条,说:“便天涯海崖,十洲方外,铁鞋踏破三千界。只要寻着候郎,俺才住脚也”。

后二人终相遇于白云庵,那一刻并没有我们想象的那种苦尽甘来相拥而泣的场面。当时正值道长张瑶星在做法事,遇到此二人你侬我侬,便冲下坛来,将那柄桃花扇一把撕裂。随着这把扇被撕裂,也预示着候李二人的爱情走到了终点,同时也暗示在那样的历史背景下,已容不下个人爱情。侯方域却还幻想着以后要与香君一同还乡,不料张瑶星一顿痛斥:国破家亡了,“偏是这点花月情根,割他不断么?”

还是香君深明大义,道长之言让其大彻大悟,于是她主动斩断情丝,淡出红尘,出家为道。

掩卷之后,我们或许会想这个故事太残忍了。香君不辞辛劳苦苦寻觅侯方域,好不容易找到了,到头来却戛然而止草草收场。她断了情丝,或许还对侯方域这份爱情有些许的留恋,可是她没有回头。香君明白,国破家亡,亡国之痛尚无力拂去,遑论爱情呢?对于她这么一个弱女子,唯一能做的,或许也就是断了这份情爱,以祭奠亡国之恨吧。

《桃花扇》注定就该是一部历史悲剧。在特定的历史背景下,个人命运同样也早已注定。孔尚任忠实于这种历史情感,将剧本的悲剧性演绎到全书结束,这本身就是对时代的一种控诉。而香君作为书中一个主要人物,她身上凝聚的便是一种反抗精神。

这样的香君,注定不比寻常女子。 黄 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