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线索: 8218666

广告合作: 8218607

网站首页 > 副刊 > 正文

春雨艳杏花

2019-04-14 16:03:56来源:自贡网分享到

今春的第一场春雨悄然来临,飘飘洒洒的雨,如丝,如缕。我又想起南宋爱国诗人陆游,想起他的诗句:小楼一夜听春雨,深巷明朝卖杏花。

公元1186年春天,闲居老家山阴几年的陆游,又一次被朝廷启用,他奉诏入京,接受严州知州的职务,赴任之前,要先到临安(今浙江杭州)去觐见皇帝。陆游住在西湖边上的客栈里听候召见,一等就有半月,真让人心急如焚。一个春雨绵绵的凌晨,百般无聊的陆游被卖花人的甜润声音打动。

世味年来薄似纱,谁令骑马客京华。

小楼一夜听春雨,深巷明朝卖杏花。

矮纸斜行闲作草,晴窗细乳戏分茶。

素衣莫起风尘叹,犹及清明可到家。

《临安春雨初霁》

早晨,陆游推开客栈的窗户,西湖湖面笼罩薄薄的雾气,给人神秘的感觉,触动了陆游敏感的神经,他不由得感怀起来:近年来做官的兴味淡淡的就像湖面飘浮的一层层薄纱,既然看破了“红尘”,厌倦了官场,谁又让我乘马来到京都作客沾染繁华?

昨夜的淅沥沥小雨撩开心事,几乎整夜难眠。住在小楼听了一夜春雨滴答滴答的声音,推开窗户,小巷深处远远的传来一声声叫卖杏花的甜美声。闲着也是闲着,陆游铺开宣纸从容地斜写行行草草,细细品味自己所写的字,嘿,字字都还有章法。这段消闲的日子,要么练练书法,要么在窗前细细地煮水、沏茶、撇沫,望着西湖品名茶。过得也满不错的。唉,等待的日子真是度日如年呀!陆游的心又不平静起来。呵,不要叹息那京都的尘土会弄脏洁白的衣衫,清明时节还来得及回到镜湖边的山阴故家。

胸中有着万千滔略的陆游,唯有听细沥沥的春雨抒情,听清晨那卖杏花甜美的声音,那是多么的无可奈何呀!诗人没有豪唱,也没有悲鸣,没有愤愤之句,也没有盈盈酸泪,有的只是结肠难解的郁闷和淡淡然的一声轻叹,让人感觉“别是一番滋味在心头”。这种抑郁惆怅与其雄奇悲壮并不矛盾。唯其抑郁惆怅得苦不堪言,才有更强烈情怀的喷发。

“世味年来薄似纱,谁令骑马客京华。”陆游从淳熙五年孝宗召见后,并未得到重用,只是在福建、江西做了两任提举常平茶盐公事;在老家赋“闲”的5年,更是远离政界,但对于政治舞台上的倾轧变幻,对于世态炎凉,他是体会得更深了。以薄如蝉翼的一缕轻纱来比喻世态人情,可以看出他对世态人情的愤慨之深。

唐代大诗人杜甫诗云:“好雨知时节,当春乃发生。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野径云俱黑,江船火独明。晓看红湿处,花重锦官城。”春雨知道时节,悄然而至润物艳花儿,这是多么的让人惊喜。可是,“闲”如家常便饭的陆游,报国之志难酬,他痴痴的听了一夜的春雨,那深巷传来娇艳欲滴卖花女的声音,带来的“惊喜”一定意味深长,耐人寻味。

“沾衣欲湿杏花雨,春面不寒杨柳风。”春雨艳杏花,站在南宋天空听春雨、听杏花的陆游满衫湿润。胡为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