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线索: 8218666

广告合作: 8218607

网站首页 > 副刊 > 正文

彭湾三阙

2019-04-15 20:35:41来源:自贡网分享到

红花场

斜风细雨,吹面如抚。逃离喧嚣,披一身川南烟雨,融入荡金滴翠的彭湾。

红花场,我来了。我踩着泥泞而来,追寻岁月班驳的痕迹。

红土曲径,茂竹修林;溪沟环绕,烟雨苍茫。红花场静卧在浅丘深处,任凭物换星移二百年,看尽人世悲欣几春秋。

画栋雕梁,翘角飞檐。拂去岁月的积尘,人影憧憧。彭氏先祖奠基拓址,开枝散叶。

龙飞凤舞,铙钹声咽。深宅大院歌舞升平,聚族人丁欣欣向荣。

而今我来,堂前福禄寿,雨打风吹去。

老人手翻泛黄的族谱,细说先人功名功业。

天井深处,涛走云飞。

木桥沟左干渠

雨霁云收,春光就开始浩荡。

牛草坝,挺起深褐色的脊梁。五十三米的高度不算高,但我恐高;四十年来提灌乡梓,旱涝保收。

渠若游龙,蟠联起伏山丘。爬坡上坎,引木桥沟清泉滋润四方。麦菽稻豆粒粒丰满,户户豆花儿满院香。

老支书沉吟回顾,战天斗地筑渠旧事。肩扛手抬,挑灯夜战,是处号子鼎沸,热火朝天。有三人因工殉难,命献水利。

四十年来家国,翻天覆地。三十公里长渠,犹润人间。

看万丈金黄,油菜花香;喜盛世家邦,富裕兴旺。

笆儿坨

我来到镇溪河,遇见笆儿坨。

长尾滩春水潺潺湲湲,笆篓儿鱼跃活色生香。

今我邂逅,笆篓正湿,传说中的捕鱼佳期,而现实中的禁渔期。我只能想象肥美的鳜鱼正在春阳下的滩口频频产仔。

不想鳜鱼也罢,我看缠缠绵的天星窝也是如此多情,只留一窝水色天光荡漾在梦里。

那排跳石惹眼得很,因为有了美女们的妩媚。

我借一腔家酿的酒劲问天问地:

笆儿坨,始自何时?

彭湾,何时有了笆儿坨?

什么缘分,让我遇见了笆儿坨?

只听见习习春风窃窃私语。忘  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