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线索: 8218666

广告合作: 8218607

网站首页 > 副刊 > 正文

岁月弦歌与心苑芳菲——试听诗集《雪青色的思绪》“二重唱”

2019-05-12 22:44:55来源:自贡网分享到

阙向东与张玲是探讨诗艺的师徒,亦是忘年神交的知音,他们彼此都给予了对方惊喜与感动,一部诗集《雪青色的思绪》既是长幼有序的排列,又是珠联璧合的组合,也是妙趣天成的“男女二重唱”,提携新进,联袂登台,奉献了一道养眼怡心的纸上风景。

雪青色,俗称紫色,或紫罗兰色,又称青莲紫色或绀色,是紫色中偏冷的部分,它的颜色中紫色是由红色和蓝色混合形成的,给人想像的空间,一种静态的美,安静祥和。雪青色,它似乎格外受阙向东青睐,他已问世的散文集《雪青色的蔷薇花》和诗集《雪青色的火焰》,加上这本即将出版的诗集《雪青色的思绪》,他一而再、再而三的选择雪青色,这种偏爱也透露出他写作风格的某类信息,即:这个诗人是低调的,不屑哗众取宠的,他的写作是一种与生命同在的爱好、素养与个性追求,他始终淡定于名利圈外。有了这层认知,便找到一把通往阙向东心灵深处并解读他的创作动能和作品内蕴的钥匙,亦对他40多年的诗路跋涉肃然起敬。

对于这部诗集的第二位作者张玲,她既然已慷慨优雅地“以诗会友”,那么,读者不妨采取通常“读诗识人”的简便办法,也会很快拉近与作者的“心理距离”,并对作为老师和伯乐的阙向东从另一个角度“加深印象”。这部诗集,总计收编诗作110首,阙向东90首,张玲20首,两位诗人的书写风格大体和其性别对应,一为豪放派,一为婉约派,互补,互衬,互注,属于标准的师徒“二人转”。

阙向东的诗作,如同一条岁月的画廊,做过的事,走过的路,见过的人,看过的景,他均禁不住回望和凝视,似乎急欲把生活中曾经体验的美好、难以割舍的记忆、无法淡忘的感动,一一告诉读者,一一勒石铭碑,一一描绘成画卷,一一放牧为音符,这真是一份份珍重情义、热爱生活和眷恋乡土的至诚礼物,它们如一朵不甘在流年间凋零的花朵,喷吐出芬芳,闪烁出灿烂。这正像他在《候机见同事们到现场偶感》中感叹那样:“与客机俯耳\客机说北方很冷\\我说不怕\我带去万盏灯火\可燃烧成晚霞\让冰雪在我心中溶化\让朔风在我身上止步……”一串诗句,读得出质朴无华的人性关怀,推己及人的利他精神,一个军人的血性,一个好男儿的担当。

张玲的诗作具有女性观察入微的细腻和不藏心机的敞亮,她笔下的《问雨》清浅中不失深邃,快意中暗透苦涩,让人既觉得欣然有得,又似乎怅然有失,请读:“盼望着,盼望着\一场春雨如期而至\那是走过四季后的第一场雨\那是千帆过尽后遇上的第一个你\你却一头扎进土地的怀里\\而我,握紧一滴雨\只想问问\你曾是我眼里盈盈的清波\为何会有天上到地上的距离\\紧紧把你抓住无情的你\用掌心温热\唤醒你前世的记忆\换不回你毅然决然\奔向大地的决心和勇气”。她的诗,有言外之意,弦外之声,令人一读难忘。张玲的另一首诗《我喜欢》,亦洗净铅华,淡然素雅,似乎无意触犯谁、防范谁,取媚谁,有着不枝不蔓的从容:“我喜欢——\在每一个清晨\做一个温暖的人,心在烟火中升腾\将昨天写意成简单,过往的风景\让阳光唤醒笑容\一步一步坚定的前行\\我喜欢——\在每一个黄昏\做一个淡泊的人\看夕照抖动着七彩渐渐的流去\漫天的云霞为你抒情\几颗苍白的小星星\照亮回家的路程”。张玲的诗,贵在淡妆素抹的天然韵致,它一扫浮华、浮艳、浮躁的俗气,宛如一带激溅浪花、穿峡出谷的清澈小溪,来过,去过,全无哗众取宠的奢望与媚颜。如此,难怪她的老师阙向东提起自己的弟子,就像一个地质学家发现一座稀世富矿般,毫不掩饰一脸欣喜,露出一缕踌躇满志的笑意。

据阙向东自述,青少年时期他一度师从本土音乐名家黄宗坛老师练习小提琴,为了精进技艺,他曾经一横心剃光头发、刮去眉毛,以此控制自己不上街,整日关在屋内练琴,直至达到一曲难忘的火候。阙向东当过文艺兵,统率过曲艺团,供职过市委机关,退休后又加盟民营企业的诗人,多才,多艺,多阅历,多朋友,他的诗龄已超过40年,不求赚一串俗世眼球,唯愿不荒芜一片精神芳圃。如今,他年过花甲,依然频频结集出版诗歌、散文和研究彩灯艺术的专集,那份执着,那份精诚,已在自贡文化界博得好评。并且他把自己的专集赠送文友,如同让大家分享一杯好茶、好酒,这种古道热肠的“待客之道”,是对市井流俗的优雅超迈,堪称一派“君子风度”。

文如其人,诗如其人,与其笔者喋喋不休,不如借用仪表风度翩翩的阙向东的诗句“亮相”,由它扮演诗人,代言诗人,向读者致意:

金色的梦想了却昨日的期盼

走过秋天就应该袒露生命的坦然

给我阵阵朔风吧

“零落成泥碾作尘”

孕育绿意盎然的春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