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线索: 8218666

广告合作: 8218607

27名军代表在代寺遇难始末

2019-05-12 22:46:20来源:自贡网分享到

□ 高仁斌

1949年12月4日,中国人民解放军由泸州进驻富顺县赵化镇。次日上午10时,中国人民解放军前锋部队在富顺东街过沱江,进入县城,富顺解放。12月18日,富顺县人民政府成立。彼时,富顺地区的土匪十分猖獗,全县有土匪194股,匪众约万余人,其中势力最大的匪患盘踞于龙贯山、青山岭一带。潘后坤为国民党川南游击总司令兼新一师师长,副师长李栋梁,参谋长肖元,所辖3个团,匪众多达1000余人。

1949年12月9日,国民党军第22兵团司令兼72军军长郭汝瑰,率部两万余人在宜宾起义,宜宾和平解放。1950年1月30日,起义投诚的72军一部分从宜宾移驻富顺,军部设在富顺文庙。其所属的233师,师部设在富顺东街,697团移驻代寺乡,接受解放军的整编。

1950年3月中旬,中国人民解放军川南军分区派牟海秀、陆荣中率干部、战士1000余人,组成军事代表团,进驻 72军进行改造和组织整编。其中派驻到72军697团的军事代表共计50余人,分配的原则是营部派代表5人,连部派代表3人。而就在这批军代表对起义部队进行整训、改造的过程中,发生了697团叛变,27名解放军军代表被杀的沉痛惨案。

匪特策反

72军所属233师697团进驻代寺后,反动派认为这是拉拢697团,壮大势力的机会。代寺伪乡长曾思成(又名曾繁意,化名朱学富,青年党分子),受青年党密令,策划、组织反革命武装暴乱。

1949年10月,曾思成前往泸州,同伪水上警察局长徐弟楷、大特务头子康泽的核心分子之一毛嘉谋等人,商讨应对措施,准备继续顽抗。11月中旬,曾思成返回代寺,积极收集和清理枪支、子弹,并筹集了大洋五千元作为叛乱经费,为组织反革命土匪武装,作好了垂死挣扎的准备。

1949年农历腊月的一天,曾思成等当地反动势力代表在代寺“义和公社”(曾思成组织的反动组织)开会,商讨如何拉拢控制697团,搞好同反动军官的关系。他们决定趁过春节的机会以总公社名义宴请697团班长以上军官,送给每个士兵半斤猪肉过年。同时,为形成联盟,曾思成还将其女嫁给697团某连连长李治君。

1950年春节后,铁血乡伪乡长聂伯齐设宴招待住在他家的697团机枪连班长以上的军官和一营营长孙金生等人,并有意安排曾思成作陪,同孙金生接触。之后,曾思成又通过孙金生认识团副马起驹和三营营长李治安等反动军官,他们勾结在一起,经常秘密集会酝酿叛变事宜。

一天晚上,曾思成受孙金生、马起驹、李治安等反动军官的委托,会见了中石乡伪乡长张思谷和代寺乡前任伪乡长李继槐等土匪头子,要他们准备粮食和住地,并和龙贯山李栋梁匪部取得联系,以便叛变后上龙贯山为匪。为了进一步统一反革命意志,策动697团叛变,曾思成积极向孙金生、马起驹、李治安等人提议,仿效梁山泊结义的办法,举行一次反革命结盟宣誓,地点就选在伪乡长聂伯齐家里。他们在墙壁正中张贴着“忠义堂”三字,上额是“反共救国”,右联是“效桃园结义”,左联是“法梁山纪规”。烧香点烛宣誓结盟。宣誓后推举曾思成负责领导叛变的策动工作。

1950年3月25日晚,曾思成、孙金生等10多人在代寺镇富顺街杨庶涵店内召开反革命叛变会议,确定了叛变时间为3月26日晚10时。叛变部队的总指挥由孙金生担任,具体任务就是各连队负责监视军事代表的行动并进行杀害。曾思成负责同龙贯山一带的土匪取得联系,要求各股土匪在697团叛变时进行配合,向代寺镇周围放枪制造混乱。会议决定叛变后将部队分为两路,从中石和童寺方向上龙贯山,与土匪李栋梁部汇合。

697团叛变

1950年3月26日上午,代寺区区长刘克俭获得了土匪将要偷袭区公所和697团有叛乱迹象的情报,于是立即召集西南服务团老战士曾祥林和公安黄寿荣等分析研究眼下的紧急情况,并决定所有外出人员全部归队,上碉楼应对突发事变,做出战斗部署。下午,从童寺方向过来一批土匪武装,在代寺街上转来转去,不时放空枪。晚上,隆昌街米行唱戏 ,还没有唱完,叛军就把煤气灯打熄,戏场乱了。就这样,一场惊天动地的叛乱开始了。

原代寺乡江泥村2组住家榜、白洋坝驻着叛军一个营,军事代表王希哲就住在白洋坝。王希哲和他的通信员住在同一间屋。3月26日晚上10时许,王希哲听到外面的枪声、喊杀声,知道出事了。这时,叛军已经推开了他住的那间屋的半边窗子,准备向他开枪。在这千钧一发之际,王希哲忙将通信员推到床下,并掏出手枪应对突变。这时,罪恶的枪声响了,王希哲倒在了血泊中。通信员藏在床下幸免遇难。当晚,住家榜、白洋坝有8名军事代表遇害。

文昌会是原地主张庭杨的住所,整个四合院被叛军包围。有一名军事代表在楼上听见喊杀声,便从楼的柱头上爬下来,跑到后面厕所前的一条阴沟处,把阴沟上的石板挪开,从阴沟里面爬了出去,逃过了一劫。当天晚上文昌会共有7名军事代表被叛军杀害。

当天晚上,石渔2组学堂塆地主陈克英的家里,枪声、喊杀声乱成一片。在同叛军的搏斗中,有两名军事代表被打死在大门外。军事代表的鲜血流在坝子里,形成了一个血人影,很多年后才消失。学堂塆农民曾德荣住的房子有一个巷子,巷子旁边有一个楼,叛军在楼上架着一挺机枪,向军事代表扫射。叛军在学堂塆杀害了8名军事代表。

当晚,孙金生、马起驹等带领叛军向697团团部和区公所进攻。团部只有团政委、军事代表徐正亚、副团长黎觉亭和两个警卫员共4人。4人固守在团部的一间坚固的小屋里,充分发扬了我军不怕牺牲的革命精神,与数十倍的敌人进行了3个多小时的激烈战斗,打退敌人一次又一次的进攻,敌人始终没有得逞。

区公所后面有一个碉楼,区长刘克俭已将区公所的工作人员80余人全部带上碉楼。晚上11时30分左右,叛军派人急敲碉楼大门,佯称:“土匪打进来了,我们团长请区长到团部去商量作战方案。”刘克俭等人知道697团已经叛变,听到外面喊话,也未搭腔。这时叛军凶相毕露,用枪托狠砸碉楼大门。眼见叛军正在对碉楼形成包围态势,形势严峻,刘克俭决定派人前去商谈,探查究竟。区警队副队长徐广林为了保卫碉楼的安全,明知是“鸿门宴”,也毅然接此重任,到697团的团部去“谈判”。叛军见有人出来,便随同撤走了。徐广林这一去便杳无音信。

因为团部和区公所都有准备,叛军不敢恋战,更惧怕解放军从富顺前来增援。于是叛军一路由曾思成带路从代寺经中石朝龙贯山方向逃跑,另一路于3月27日早晨,由孙金生带领到童寺附近山上。

被杀害的人民解放军派驻697团的营连军事代表一共27名。他们是:赵富江、王希哲、潘宝桐、李洽春、张玉荣、邓广文、赵印友、张希三、姚景东、李瑞、马万雨、张树先、阎敬如、蒋经铎、万化民、常治国、耿振春、陈振林、杜玉民、贾成波、孙章、栾子祥、周景文、李清、张臣志、邓家友、孟炳荣。其中前17名是中共党员。

需要补充的是,697团2营营长不愿叛变,被叛军当场杀害。5连3个排和6连的一个多排共100余人不愿叛变,当晚隐于山间,等叛军走后,返回了团部。

清缴匪患

解放军川南军区接到代寺27名军代表遇害的报告后,立即召开紧急会议,决定于3月28日由军区副参谋长冯家辰率18军48师142团、144团和第10军85团、86团前往清剿。18军48师142团、144团由师长王晓亲自指挥,第10军85团、86团由副军长范朝利上前线直接指挥。

解放军48师144团1营从代寺出发,一路步行,经陈市场大路,直奔龙贯山,开始对叛军进行搜索。中午时分,部队来到大山脚下休息。教导员翟臻叫战士向老百姓打听情况,得知两路叛军到达龙贯山后,一路上山去了,另一路叛军装扮成解放军的模样,向琵琶场方向逃跑。上山的叛军由第10军副军长范朝利率部负责剿灭。48师决定按农民指引的那支军队逃去的方向追去。一直追到离琵琶场五六里的地方,前哨班突然遭到袭击。经过一场激烈战斗,土匪溃逃不知去向。当晚,部队在琵琶场宿营。

第二天拂晓,解放军从琵琶场出发,沿江上行,对敌形成一个弧形包围圈。 697团叛军支持不住了,便疯狂地向144团阵地进攻,企图夺路逃命,但被144团的十几挺轻、重机枪封锁住无法通行。这时,142团冲进敌人阵地,与敌人拼起了刺刀。144团一营即停止射击,也端着上了刺刀的步枪向敌人冲去。一阵厮杀,全歼被围之敌,结束了战斗,这时已经是下午三四点钟。这次战斗,144团一营阵亡1名战士,1名副指导员重伤,在送往泸州军分区医院途中牺牲。142团一营,因打主攻,伤亡较多,牺牲了好几十名战士,还牺牲了1名教导员。

1950年3月29日上午,正当匪首李栋梁、肖源、程绍文、孙金生、曾思成等得意忘形,聚集龙贯山主峰庙中商讨今后的“应变”办法之时,由解放军副军长范朝利亲自指挥的85团、86团已经攻上山来。顷刻间,龙贯山的正面、左面和右面均出现解放军,整个龙贯山烟雾弥漫,土石横飞。很快,龙贯山主峰被攻破,但匪首和部分土匪趁着森林的掩护逃出了我军的包围。

马起驹率叛军残部200余人,经泸县嘉明镇清松滩过长江,向贵州方向逃窜,被中国人民解放军消灭在贵州的大瑶山区。曾思成漏网改名换姓逃于武汉,1960年被查实押回富顺。同年5月8日在代寺镇小学广场审判后,曾思成被枪决在原代寺烈士纪念亭前。马起驹后来潜逃到贵州,在贵阳市百货公司工作,不久被清查出来,接受了人民的审判。

为了纪念在697团叛变中遇害的27名解放军军代表,1950年6月30日,在代寺新华街(隆昌街)场口上建立了烈士纪念亭。1956年,富顺县人民政府在县城五府山上建成烈士陵园,将分散在全县各地的烈士尸骨葬入陵园。在697团叛变中遇害的27名烈士的尸骨也被送到五府山,葬入陵园。

(本文是在杨光余先生编辑的《富顺县代寺二七烈士革命史——解放战争的后期作战,代寺二十七烈士纪实》基础上整理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