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线索: 8218666

广告合作: 8218607

以歌寄情,七旬老人写歌赞美家乡

2019-05-14 16:04:28来源:自贡网分享到

自贡网讯(记者 黄鸿 摄影 罗祥瑞)半城青山半城楼,平桥流水向东流,桫椤树儿随风摆,古盐道上马铃响,碧波荡漾釜溪水,唤鱼池畔听晚钟,井架直立白云下,红墙绿瓦楼上楼……

这是年逾七旬的徐鹏阳写给自贡的歌。音乐似醇酒,沉淀着老人对家乡的无限赞美和对生活的美好期许,每一个跳动的音符都是乡音的回响,每一个熟悉的地名都是心底的羁绊。曲调悠悠,歌词切切,使人听之感同身受。

有乐为伴

何曾孤单

十日下午,釜溪步行街,徐氏弹拨琴馆,徐鹏阳正在演奏自己创作的《盐都民谣》,曲调圆润浑厚,歌词亲切自然,吸引不少路人驻足欣赏。

七十载风雨人生,六十载音乐为伴,一路走来,徐鹏阳从不孤单。

一九四八年,徐鹏阳出生在十字口一户普通家庭。

建国之初,崭新的时代激励着音乐人精心创作,一大批以歌唱党和祖国为主题的歌曲如雨后春笋般涌现,并通过广播传遍街头巷尾。

歌声如一缕艳阳,照进年幼的徐鹏阳心里,使他身心愉悦,倍感亲切,从此,便再也离不开音乐。那时,物资匮乏,为学习乐器,徐鹏阳克服了各种困难,从吹管乐器到拨弦乐器,逐渐积累了丰富的弹奏技巧。

六十年代初,自贡的单位企业开始组建文化宣传队,但是,由于缺乏专职演奏人员,不少乐器被束之高阁,为此,单位企业便组织社会人员参与演出。

十四岁那年,徐鹏阳通过友人,在原轻工局的乐器室第一次接触到阮,轻轻拂玩,阮音中融柔和,深深吸引了徐鹏阳,“当时没人会这个乐器,我便主动要求弹奏。”

但是,不会呀,怎么办?徐鹏阳便不断听广播、看资料,自学阮的弹奏技巧,“那时,可以说是疯狂痴迷,每天练习七八个小时,只要乐器在手,连吃饭都顾不上,”徐鹏阳说,练习下来左手指疼痛难忍,但仍每天坚持练习。经过大半年的刻苦学习,徐鹏阳基本掌握了阮的弹奏技巧。

随后两年,徐鹏阳参加了不少单位企业组织的演出,主要负责阮的弹奏,与此同时,一有空闲,他和音乐爱好者还会在釜溪河边合奏,流水潺潺,歌声悠悠,釜溪河的乐声也成为当时青年人追寻梦想的见证。

十六岁时,徐鹏阳响应国家号召,成为一名知识青年,来到宜宾地区珙县,不久后,因其突出的乐器演奏技巧,被调入文艺宣传队,“记得在第二年的时候,有次去参加演出,整个街道都围满了群众,弹奏结束,掌声不断,在群众要求下,只得反复演奏多支曲目,才算脱了身。”说起往昔经历,徐鹏阳满是自豪。

以歌寄情

赞美故乡

七十年代中期,徐鹏阳回到自贡,从事经商,开始为生活努力打拼。由于事业牵扯了更多的精力,对乐器的痴迷也逐渐“降温”,不过一有空闲,徐鹏阳仍会拿出自己心爱的阮纵情高歌,偶尔也会参加友人组织的演出。

釜溪步行街启用后,徐鹏阳租赁下一间铺面,取名“徐氏弹拨琴馆”,开始全身心投入到阮的教学中,“西晋时期,竹林七贤中以阮咸善弹秦琵琶,因此该琴得名阮,距今已有一千余年,”徐鹏阳说,在自己近六十年的音乐生涯中,发现自贡会弹奏阮的人非常稀少,所以几经考虑,自己创办了这家琴馆,以此搭建教授阮的平台。

这些年,徐鹏阳已教授近三十人弹阮,最让徐鹏阳骄傲的是,其中一名学生通过四年的坚持学习,如今已考入上海戏剧学院,可以更加系统地学习中国古典乐器的弹奏。“我们还不时通过电话、网络联系,共同探讨阮的弹奏技巧,”徐鹏阳说,中国古典乐器具有独特的东方魅力,是民族智慧的结晶,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让更多的人了解阮,喜欢阮。

如今,徐鹏阳已是古稀之年,在坚持教阮之余,也开始进行音乐创作,近年来,徐鹏阳已创作出《情韵灯城》、《盐香飘万里》、《盐都民谣》等八九首以自贡文化元素为内核的歌曲及不少歌唱祖国、赞美生活的歌曲,这些歌曲既有流行,也有民谣,甚至还有摇滚,可说包罗了现今最为青年人接受的形式。

在自己创作的作品中,徐鹏阳最为得意的是《盐香飘万里》,他说,该作品花费了数年时间,反映了因盐设市的自贡曾经舳舻千里、车水马龙的繁荣景象,说到这里,徐鹏阳不禁拿出一把中阮弹奏起来,“千年哟盐都,从东到西呀,九万九千九百九口盐井哟,井架哟冲云天……”一曲唱罢,徐鹏阳说,“这些景象都是自己当年的亲身经历,通过歌曲进行艺术加工,就是希望通过自己的作品,让更多的人爱上自贡这座美丽的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