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线索: 8218666

广告合作: 8218607

《人民日报》(海外版)用整版讲述一个自贡“护鱼卫士”的故事

2019-06-11 17:45:47来源:自贡网分享到

2019年4月富顺县赵化镇抓捕电鱼人

自贡网讯(记者 张才)继今年3月获自贡市“十佳”盐都最美志愿者称号以来,近段时间市民朱凯可谓好事连连--5月28日《人民日报》(海外版)用一个整版报道了他和他的伙伴们自发建联盟,如何从一个“钓鱼人到鱼卫士”;6月5日世界环境日当天,获四川省第二届“美丽中国,我是行动者”《绿色先锋》荣誉称号(十人获奖全市仅此一人)。

由朱凯发起的反电鱼协作中心如今在全国有56个工作站、上万名志愿者,2018全年参与并协助执法人员打击非法捕捞1200起,占全国同类案件的10%;时光倒回,两年前协会成立之初,在不少人眼里他却是“麻烦的制造者”。

2018年5月6日富顺县沱江清理地笼网

第一次行动,两名参与者中途退出

两年前朱凯是一个“钓鱼人”,一个路亚爱好者,在圈内以频繁中“米翘”(米级翘嘴)而闻名,组建了一家路亚钓鱼俱乐部,工作之余游钓各地可谓优哉游哉。

钓鱼人和电鱼人天生“水火不相容”,道理很简单,电鱼对鱼类及水生生物毁灭性打击使其无鱼可钓。这也是绝大多数钓鱼人加入“反电鱼”的初衷,至于保护水生态环境观念则是加入之后潜移默化结果。

当时对“电鱼”这种法律明文禁止的非法捕捞行为举报途径却不甚畅,往往“110会建议找渔政”,而多数归于“农业线口综合执法”的渔政执法一是没安排人员24小时值班,二是未对外公布值班电话,导致举报无门。显而易见的结果是电鱼行为一度猖獗,电鱼设备几乎成了渔船“标配”,在部分农村电鱼和打麻将、看电视并列,成为茶余饭后“娱乐活动之一”。

朱凯肯定不是“声音最响”的抱怨者但绝对是最早一批“行动起来”的钓鱼人,2017年年初组建了反电鱼联盟网络社群(后更名为反电鱼协作中心)时面对一片“蓝海”,填补了一个空白,开有组织反电鱼之先河。

“哪些有空,今天晚上去逮电鱼的。”朱凯在群里吆喝一声,应者一片,但最终“抽得出时间”成行的共5人,中途有两人退出,一是怕惹麻烦,二是第二天要上班。这就是联盟成立后第一次行动,地点是老蛮桥水库,当晚采用拨打110报警举报的形式成功抓获两名电鱼人。

2018092214103616春华广场宣讲

从“麻烦制造者”到部门“合伙人”

“能不能逮人(指拦截)”一度在联盟内部引发争议,最后统一行动标准为:发现、收集证据、举报以及在执法人员赶到现场前争取不要把目标跟丢。

联盟成立之初,由于我市河流沟岔较多,天然水域较广阔,仅靠各地渔政执法来打击远远不够,客观上导致非法电鱼行为发现多、处理少现象存在,为引起相关部门高度重视朱凯采用了信访、举报、写公开信、发帖方式反映此种现象。

此种“高调”行为一度让朱凯和他的伙伴成为“麻烦制造者”,同时反电鱼行为本身触碰了从销售电鱼设备到实施电鱼行为整个利益链条,骚扰、威胁、恶搞、诽谤等接踵而来--使得联盟成立的2017年成为最为艰辛的一年。

“其实是一个角色站位问题,要认清楚自己到底是主角还是配角。”朱凯表示其中最重大转变是从“推手”到“民间志愿者的行动起到了良好的补充作用”。 2017年10月,在中国生物多样性保护与绿色发展基金会的支持下,“中国绿发会反电鱼协作中心”正式成立,制定了《反电鱼手册》和《工作站指南》,这种全民参与保护水生生态环境的模式逐步走上专业化、正规化的轨道。

各工作站和当地渔政部门成了良好的“合伙人”关系,中心志愿者不仅提供大量线索,在行动中还提供人员、车辆、船只、器材等支持,在一定程度上弥补了渔政执法人员以及装备方面不足,双方合作无间。

“凯哥有船。”这是多次联合行动中,沿滩区渔政执法人员经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由于渔政执法船吃水较深,受枯水期长、堰闸多、禁止夜航等限制,协作中心配备的大马力橡皮艇就成了行动最佳选择,此外和渔政执法普遍“执法记录仪加手电筒”相比,协作中心配备的无人机、红外线夜视仪完全称得上是“尖端武器”。

2018年,中心志愿者协助渔政、公安等部门破获多起大案。除了打击非法电鱼行为本身,中心志愿者还将目标指向了电鱼设备销售,在湖南打掉了电鱼设备销售一条街,在成都新都协助渔政捣毁了生产电鱼设备“黑工厂”。

据悉2018全年,中心志愿者参与并协助执法人员打击非法捕捞1200起,占全国同类案件的10%,并获农业农村部表扬信一封。 2019年2月,反电鱼协作中心正式发布了一款“江湖眼”APP,以打击非法捕捞为核心的综合性、通用型的专业工具软件,在苹果、安卓手机上可以免费下载。

自2019年2月上线公测以来,注册人数超过了三万人,覆盖全国18个省,采集到有效举报信息1871条。中国绿发会秘书长周晋峰表示,“江湖”既代表湿地生态系统,在中国传统语言里面又有民间的意思。他希望,人人都能成为“江湖之眼”,人人都可以为长江生物多样性保护作出自己的一份贡献。

2019年3月“2019反电鱼大会”在北京召开,来自全国各地中心志愿者、相关部门负责人以及爱心企业家齐聚一堂,公议水生生物资源及水环境保护。

“电鱼行为终有一天会得到遏制”

进入2019年,朱凯的日程排得满满当当,在接受《人民日报》(海外版)采访和到成都参加四川省第二届“美丽中国,我是行动者”活动间隙,跑了福建、湖南两地,到福建是和当地渔政对接并指导中心志愿者如何开展工作,到湖南是参加益阳当地反电鱼志愿者协会正式成立。

据了解,反电鱼协作中心如今在全国有56个工作站、上万名志愿者。

“电鱼行为终有一天会得到遏制。”6月10日,朱凯在四川省第二届“美丽中国,我是行动者”获《绿色先锋》荣誉称号回到自贡后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最近他思考的是持续发展以及转型。和朱凯的话相呼应的是,在中心志愿者和渔政执法人员共同努力下,全市范围内曾一度泛滥的非法电鱼现象已经得到基本遏制,其中沿滩区范围内2019年至今未接到一起非法电鱼举报。

朱凯称中心面临最大的问题仍然是资金,尽管陆陆续续得到一些物资和部分资金支持,但中心志愿者日常巡护油费、餐旅等仍无法得到充分保障。他表示当非法电鱼行为在全国范围内得到遏制后,中心今后的工作重点将转向水生生物资源及水环境保护。

“资料显示自贡本地鱼种多达120种,其中包括母猪壳、船钉子、水米子等。”朱凯称近年来包括釜溪河在内自贡天然水域已经得到了很大改善,历年来相关部门也进行了增殖放流,但放流的多为传统四大家鱼,对水生生物多样性带来的帮助不大,他想象的情形是,增加放流品种、加大保护力度,恢复本地鱼种,让那些只是出现在“河鱼馆”菜单上的名字重回我们身旁的河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