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线索: 8218666

广告合作: 8218607

故土难离 居民依依惜别高山井

2019-06-30 15:49:41来源:自贡网分享到

自贡网讯(记者 蒋周德)千年盐都自贡,城市格局在百年前就基本形成。随着时光流逝,昔日时尚、繁华的街道成了“老街”。在一波又一波的旧城改造中,一条条老街陆续消失。高山井尽管被列为了省级历史文化街区,因房屋整体破旧不堪、没有文物保护单位,仍避免不了被淘汰的命运。面对老街终将消失,许多人忙不迭地捡拾有关童年的趣事、怒放的青春、生活的夹磨……

老街破败不堪

拆迁紧张有序

自贡众多以井为名的街道中,高山井街边远且破落。一条长约一公里的老街,街面窄处两三米,宽的不过五六米,两旁多是一楼一底的串夹壁青瓦房,街道曲曲弯弯,从同兴路一直伸向属于大安区凤凰乡管辖的田野。

最初的高山井街,南起袜子石小桥(已消失)接骑坳井路。二十多年前同兴路建成后,被砍去了一小段,便起于也已经消失的四十梯。四十梯位于同兴路转盘至市一医院中段的同兴路北边,从这里沿着通往原自贡高等师范专科学校(现四川轻化工大学营盘校区东区)的一条公路上行不足100米,往左拐进一条胡同,便进入了传统的高山井街。

之所以说“传统”,是因为2017年相关部门重编门牌号,高山井街再次被“砍”去东南段,即东南入口至原自贡市教育学院(现四川轻化工大学营盘校区西区)。这一段被编入天花井路,原有的门牌号有不少未摘除,沿街类似“天花井路197”“高山井路75”门牌号出现在同一道大门上的便不少。

这一段老街,因新建了房屋,南面只有入口处一段100多米长的斜坡有破旧不堪的老房,东面老街也都十分破败,其中一间屋,是釜溪东路地块棚改项目房屋征收一组的办公室。目睹如此凋敝的老屋,记者仿佛看见被一位百病缠身的患者。

记者循环往复走遍周边,发现新编高山井路,是从同兴路音皇国际歌城开始的。歌城所在的大楼被大同路、高山井路一分为二。沿着这条高山井路上行至原自贡市教育学院,左拐进入高山井老街。从这里开始至凤凰乡那座小桥约700米长的老街,才是被省政府批准的《自贡历史文化名城保护规划(2016-2030)》中,纳入我市8大历史文化街区的高山井老街。

如同其被“砍”去的东南段一样,高山井历史文化街区门牌号旧有的“高山井路228”与新编的“高山井路131”,出现在同一道大门的类似情况不少;街道早已由青石板路改为水泥路面;串架房相互串联,屋顶覆盖小青瓦,墙为竹块篾条编制、黄泥粘连;街道曲曲弯弯,间插有通向釜溪河岸或者营盘山顶的小巷。

高山井历史文化街区曾经杂货店、糖酒店、小吃店、小餐馆密布,由于釜溪东路地块棚改项目房屋征收二组早已进驻新编高山井路153号,便多数是人去房空。街道上居民和行人也很少,记者偶尔见到两三个老年居民,他们在议论“我要的是三室两厅”“以后我们串门就不方便了”“晾晒衣服也不方便”……言语中饱含依依惜别老街之情。

高山井老街以几座互不挨边的房屋做“总结”,但唯有“总结”这一段还保留着灰色石板路。石板下坡路结束,迈过一道长条石桥,一条只能骑行摩托车的小路伸进了一片田野,穿过田野,便到了大型国有企业——东方锅炉公司的后门。

大户大院多多

风雨侵蚀严重

高山井老街的诞生,得益于150多年前旧四大盐商之一的王三畏堂在这里发达。

19世纪中叶,王三畏堂迅速崛起,其掌门人王朗云因天一井(位于新编高山井路131号斜对面的釜溪河岸)见功出卤,获利甚丰。随后,王三畏堂及其他盐商争先恐后投资,开凿相邻的高山井(旧编高山井路251号附近)、马车井、天源井、贡海井、岩坡井等,吸引了运输井盐、贩卖井盐生产工具,以及提供茶水、川剧座唱等服务的商贩纷至沓来,大量人口聚集于此地,使得原本是自流井正街与新街通往威远的一段盐马古道,华丽转身为一条商业街,街名“高山井”,并沿用至今。老街也由正街与新街交接处的十字口,经缪沟井、骑坳井、骑龙井、袜子石(与骑龙井均已合并到骑坳井路)向西北延伸。

百年老街除高山井外,最具影响力和知名度的,则是新编高山井路128号附2号院内的天一井。天一井高耸的井架、墩实的井台早已灰飞烟灭,但井口遗址仍在,井口已用钢制套管封住,且高出地面的这段套管仅留区区几十厘米,让人很难想象它曾是一方盐业巨族、一代盐业富商的致富之井。

与被“砍”去的东南段不一样的是,高山井历史文化街区坐落着许多大院,马车井大院、赵家大院、易家大院……记者穿过10多米长、1米宽的楼门兼巷道,走进高山井路131号(新编)王家大院,从门牌号附号可以看出,这典型的四合院被分给了8户人居住。大院非常破败,仅从建筑规模、残存的飞檐翘角及木格花窗,看得出曾经的房主是大户人家。

记者向一位老人打听高山井的过往,他带着记者来到马车井大院。去马车井大院,得从一个巷道沿着石板梯路向营盘山上行近100米。马车井大院已经人去房空,高大厚实的两扇八字形朝门两侧墙上有对称画框,画框里的画已经随同主人离去。老人说,画框里原来镶嵌着精美的瓷片凤爪图。大院是标准的四合院,比王家大院更加宽大。“大院曾住了十二三家人。”站在废弃的大院天井中,老人娓娓讲述着他的童年趣事,把记者带入他过去的生活场景里…… 那一刻,我仿佛看见他正肩挑木桶,从水巷子里的堰塘湾(现四川轻化工大学营盘校区西区水景)摇摇晃晃走出来,突然日本飞机在头顶轰炸……

老街终将消失

众人乡愁叠涌

高山井老街的建筑大多非常普通,几家大院分给多户人家居住后又随意改造,因而没有一处文物保护单位,文物点也没有一个,这是其作为棚户区整体拆除的重要原因。面对老街终将消失,许多人忙不迭地捡拾有关童年的趣事、怒放的青春、生活的夹磨……

为打捞记忆,畅叙乡愁,2017年3月15日,生长在高山井老街的市委宣传部原副部长温怀清、市文联原主席邓科等人建立了“家乡高山井”微信群。短短一周时间,吸引了近百人加入。

“家乡高山井”微信群的成员们不时邀约三五人、十几人走访高山井老街,并拍照、撰文。“我们想在高山井老街拆迁之前,尽可能多拍摄、保留一些道路、房屋、人物和风俗的照片。”2017年3月19日,张秀岩和弟妹两家人特地回故乡走访、拍照。

“高山井有一口堰塘(现四川轻化工大学营盘校区西区水景),曾经,老街上的人们都在那儿取水。我7岁就和姐姐去抬水,因为小,姐妹俩老要扯皮、吵架……到了10岁我就能挑满一桶水……就帮杨幺婆挑水,挑滿一缸,她给两角钱……”杨过华说。

“上世纪五六十年代,不管家庭状况如何,彼此没有隔膜,更没有任何的嫌弃与巴结情绪,一家有事,家家相帮。淳朴的街风,真诚的邻里情,使得整个高山井团结友爱、和谐温馨。这条街的孩子,也无论家境如何,都同上尚义号小学。”温怀清在博客中写道。

2017年12月20日,高山井老街平日里的安静被一涌而来的460多人打破,他们四处拍照留影,相互寒暄、拥抱……他们都是曾经生活在这里的中老年人,参加由“家乡高山井”微信群举办的高山井乡亲聚会联欢活动。他们当中有的离开老街半个世纪了,和大家聚在一起追忆往事、畅叙昔日的邻里情。

不久前,高山井乡亲聚会筹备组成员再次聚会,筹划下一次大聚会。

老街终将消失,邻里情在继续,乡愁更加浓烈,他们对老街深情地怀念着,也对这一方土地的未来憧憬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