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线索: 8218666

广告合作: 8218607

画笔下留存“盐都符号”

2019-08-02 16:28:11来源:自贡网分享到

自贡网讯(记者 蒋周德)自贡是井盐之都,在千百年时光里,井灶密布,笕管逶迤,天车林立。随着时光流逝,传统采卤工艺退出历史舞台,具有“东方埃菲尔铁塔”称誉的天车,以惊人的速度消失。省美术家协会会员代智刚对天车情有独钟,他通过艰辛寻访,潜心描绘,使我市现存的天车以钢笔画形式跃然纸上,不仅留住了乡愁,也留存了属于盐都自贡的“城市符号”。

“我和天车的情结与生俱来”

下班回到家,代智刚匆匆吃完晚饭,放下碗筷就来到客厅西面靠窗的画架前,拿起钢笔继续在即将完成的《守护·永二井》作品上描绘。

代智刚少年时就酷爱美术,成年后做过几年美工,1992年因考入沿滩区某政府部门工作而中断了绘画。2015年5月的一天,一个偶然的因素让他重拾画笔。2016年8月,他因一幅油画作品参加省美术家协会主办的画展时,意外结缘钢笔画。

钢笔画起源于西方国家。2006年,我国钢笔画爱好者成立中国钢笔画联盟,并举行了首届钢笔画比赛。2014年,中国美术家协会将中国钢笔画联盟纳入其旗下的连环画艺术委员会管理,正式认可钢笔画这一画种。近年来,我市钢笔画创作异军突起,水平高于全省其他兄弟市州,代智刚是我市钢笔画种的代表性画家。今年初,他以《盐业盛景》《蒸蒸日上》《出盐》3幅反映自贡传统井盐生产盛景的钢笔画,获得了创意书画大赛网主办的“2019新春杯”全国创意书画大赛二等奖。

记者注意到,代智刚家的客厅墙上挂满了钢笔画,大多是反映老盐场生产场景的,作品笔触细腻,黑白视觉冲击强烈。这些作品中,天车题材的最多。为什么要关注天车?“我和天车的情结与生俱来。”代智刚介绍说,他祖父是水路盐运老板,拥有10多条盐船。市少年宫附近有一座天车,他年少时去学画画,每次从天车旁经过,都要伫立凝神注目一会儿,思考天车为啥这么挺拔、雄奇、壮美。

2018年9月的一天,代智刚陪外地朋友参观市盐业历史博物馆时,他得意洋洋地向朋友介绍自贡辉煌的盐业史。说到天车,朋友十分感兴趣,想去实地看看。得知曾经林立于盐都大地的天车所剩无几,朋友建议代智刚创作天车作品,以此将自贡盐业曾经的辉煌,告诉给年轻朋友。

与众多盐文化爱好者不一样的是,代智刚是听着井盐故事长大的,并目睹了天车急剧减少的过程。对他来说,盐都自贡不只是盐商大院、老街深巷,也不只是老人们口口相传的盐业望族故事,更多的是一种根的情怀和童年记忆。因此,重拾画笔后,他选择了以井盐文化为创作对象。他说,摄影师镜头中的历史遗迹固然真实,但自己钢笔尖下的天车更加美丽而生动。

“朽损的天车让我差点打退堂鼓”

“我之前画的天车作品,是根据照片创作的已经消失了的天车。”代智刚说,2018年9月,他决定将我市现存的18座天车全部跃然于纸上。他首先到市文物部门,通过一份文物名录了解了现存天车的基本信息,然后开始寻访天车。

“最先去的是源丰井,那朽损的天车让我差点打退堂鼓。”代智刚坦诚地说。那是个星期天,微风轻拂,细雨纷飞,他兴高采烈地赶到目的地。当他第一眼看到源丰井天车严重变形、破败不堪时,情绪突然由兴奋变得低落,还滋生了打退堂鼓的想法。后来一想,天车越是朽损,越有必要用画笔将其“留存”下来。

“后来去吉成井,那里有唯一的天车群(4架天车),保护得非常完好,我便有了强烈的创作欲望。”代智刚说,吉成井天车群的管理人员非常热情,热心地向他介绍相关情况。东源井的门卫也如此。他到达东源井时,已接近傍晚6时。正做晚餐的门卫得知他到来的意图后,停下手中的活计,带他去参观天车,还给他详细介绍天车的情况及相关故事,任由他仔细观看天车的结构,了解天车的功用。

“不是每去一处都这么顺利。”代智刚说。寻找金流井,他按照“名录”上记载的“地处贡井区艾叶镇竹林村”,直接到艾叶镇上询问。从一个店家口中得知,金流井在天池山上。他又一路询问一路寻找,终于看见金流井天车矗立在林木蓊郁的天池山东北面。但当他兴奋地赶到金流井时,却被门卫拒之门外,只能透过锈迹斑斑的铁门远观天车。

代智刚寻访新双盛井,又是一番遭遇。“名录”上仅记述新双盛井在东新电碳厂内。他前往寻找,问了很多人,要么回答“不知道”,要么说“好像已经拆除了”,结果无功而返。后来,他与市久大公司相关部门联系,才得知新双盛井在自流井区大湾井小学对门、一个早已废弃的厂区内。代智刚找到那里,因棚户区改造,新双盛井一带被围栏围住了。他找来门卫开门进入后,发现里面杂草丛生,荆棘密布,灌木成林,已没有了通向天车的道路……

永二井位于沿滩区兴隆镇留永村,是离市区最远的。为了捕捉到辊工正在维护天车的画面,代智刚先后3次寻访永二井。最后一次,他在骄阳下,素描近3个小时。

“我笔下的天车都是‘活’着的”

“我笔下的每一架天车都是‘活着’的。”代智刚说,他希望观众通过他的作品,能看见那巨大的支架正在被用于采卤或淘井、治井,并嗅到盐卤特有的香味——这是他的创作目标。为此,他的创作既忠实于原貌,但又不拘泥于原样。他用画笔记录天车、美化天车,使其更加挺拔、雄奇、壮美。

钢笔画是依靠线条的疏密和用笔的轻重来处理好黑、白、灰色关系,以表达主题。“钢笔画不是简单地用黑色线条勾勒,还要懂得留白,留白才能让画面显得饱满丰富。”代智刚说,看似简单的黑白线条,其实也极考验画家的细心、耐心与恒心。因为钢笔画一旦画错了便无法更改,一笔一画靠的都是画家的手腕力量。

钢笔画与工笔画一样,创作时就像绣花,需要细心并耐得住寂寞。近一年来,代智刚几乎将全部休息时间用于采风、写生和创作。“每完成一幅作品,仅创作就至少需要120个小时。”代智刚说,每创作一幅作品,取舍素材时要反复比较角度、创意。构思基本成熟后画小图,然后从若干幅小图中遴选出最满意的,才开始在画架上正式创作。

“竭力赋予沧桑天车以生命,让其活灵活现于纸上。”代智刚反复强调他的作品处于一种“活态”,像优秀的新闻照片一样具有动感。“画兴奋了,就舍不得放下钢笔。”代智刚说。他常常从晚饭后一直画到次日凌晨3点过,期间,三四个小时才起身活动一下。“虽然辛苦,但很愉快。”他说,他寻访、创作天车的心境,真应了那句时髦语——“累并快乐着”。

代智刚精雕细琢的一幅幅天车钢笔画,让观众在欣赏时感受到温暖的人文情怀。他还创作了一些制盐、运盐作品,目前正在以“追忆盐道”为主题,创作盐运古道、盐商府邸等与盐业相关的盐文化系列作品。他希望通过一张张气势恢宏的盐场盛景画卷,勾起更多自贡人在灵魂深处对本土文化的眷恋,唤起他们的文化自信和对盐文化的守护意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