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线索: 8218666

广告合作: 8218607

网站首页 > 副刊 > 正文

一卷赋文报乡梓——评丁信才《狮市古镇赋》

2019-08-18 20:43:15来源:自贡网分享到

□ 蒋 涌

在富顺,西湖畔偶遇一群朋友,于是大家坐下来,品茗赏荷,闲聊逸事趣闻,有人提及丁信才新近由《中华辞赋》刊发的《狮市古镇赋》,经由人民日报客户端、中国发展网、自贡网、今日头条、凤凰新闻、新浪博客、搜狐网、网易网等热转,大器晚成的丁信才声名大振,播誉一域。

赋,这些年一度是很盛行的文体,它兼具诗歌和散文的煽情元素,据说最早的原创者是屈原,成名作是《离骚》,编纂《史记》的刑余史臣司马迁对它倍加赞赏,颇有心得,亦是精通此道的推手和高手。赋,擅长专营词汇的铺陈和声韵的叠加,以饱满外溢的情感和异彩缤纷的词汇,形成集束烟花般绚丽夺目的特技效果。历朝历代得时得志的成功人士,每每借它展示名镇一方的丰功与伟绩,炫示钟鸣鼎食的荣耀与身份,在盛产暴发户和凌云官的年代,赋极能诠注字字玑珠的奢华及其空前绝后的盛大,比如唐人王勃《滕王阁序》便是此类场景和文体的极品。当然,凡事不可一概而论,苏轼的前后《赤壁赋》、范仲淹的《岳阳楼记》,便是诉说家国情怀、平生抱负,以及面对千古江山泼情、泼泪、泼墨沫、泼才思的酣畅歌吟。它亦是高卓之士痛感时不济我之际,一种自我救赎于困厄、脱身于藩篱的文笔逍遥。

已备受乡人青睐、广为流传的《狮市古镇赋》,是丁信才放马南山后的打破个人写作记录的峰巅腾跳,也是向生于斯、长于斯的故园的至诚一拜,它个性鲜明,文采斐然,匠心独运,表达手法灵动,酣畅淋漓地表达了作者热爱家乡、热爱生活的火热情愫,既有眷恋回眸的缠绵悱恻,又有满怀渴望的激荡情思。不妨追随作者才笔神游一番:“江边盐码头,物资传输蜀郡;纤夫啼血地,号子声震川云……”,昔日的繁华与苍生的疾苦,江流、财富流与财富创造者的汗流、泪流汇成一支震撼心灵的交响曲。使笔者联想到当年狮市场镇对岸的斧斫绝壁犹存的一道道千百年间纤绳磨出深凹槽痕,它定然牵动过深扎作者心灵虬曲盘绕的情根,也是《狮市古镇赋》再现筚路蓝缕的苦难与辉煌的凝重底色。

丁信才的足迹布满了乡土的山山水水,眼光凝视过一景一物,古老的传说,现实的奋斗,前人的遗志,今人的心愿,集纳为尺幅间颇见精微笔功的生动画面。他的《狮市古镇赋》,闪烁着一弧热血蒸煮的恳切与笃诚的光晕,它出自作者情弦颤栗的滚烫肺腑,不乏精神光豪和艺术张力。丁信才虽两鬓花发,却依旧保持着一颗创意不衰的青春心,视界开阔,思维活跃,声韵在恋栈与展望间如歌如诉地潺潺流淌,并且时不时跳出一枚枚蔑视世途崎岖的赶路汉扯开嗓门纵情高歌的狂狷音符,它有直指人心的艺术力道,有无须掩饰、坦荡示人的率真、乐观、期冀、热忱与豪迈。丁信才的文字,它简练简素,恰似一幅着墨不多又逼真养眼的风情画;它不沾不腻,恰似一桌实惠地道的“家常菜”:

“看五岭不墨而似画,听六溪之音而如琴。叠叠梯田,纵横交错;重重丘壑,起伏逡巡。”

“是稻花香里说丰年,油菜花中追彩蝶;龙眼树丛依翠竹,桔橙黄处见烟村。”

“乡间腊肉嘎嘎,农家宴席九大碗;镇上水糖糕糕,精品佳肴十数盘。”

一个昔未成名的“老来红”作家,心有所动挥笔写就的一篇故园情思,杂揉着乡土气与书卷气,为什么拨动了那么多读者的心弦,仅人民日报客户端点击量就高逾十几万?因为,它是一种本色书写,是一个地域符号,大凡文艺作品只要具备不可替代的内质优良、颜值养眼的民族特色,便等于拥有了一个走遍世界的通行证,一把打开读者心门的金钥匙。读过丁信才的《狮市古镇赋》,使我联想到唐人王昌龄的名句:“洛阳亲友如相问,一片冰心在玉壶”。是的,丁信才乡心如故,乡情不易,乡音不改,这一篇赋既是献给家乡的一份至真至诚的礼物,也是一幅跨越地域推介家乡的宣传画,他在异地“酒入愁肠化作相思泪”的怀乡情结,恰恰是最能打动无数相识或不相识的读者的底奥。

显然,“人同此心,心同此理”,一个有炽烈家国情怀的文友是值得结交的,一篇浪迹天涯初心依旧的文字是值得珍视的。这样,就给了丁信才《狮市古镇赋》被大江南北、长城内外的“生眼睛”看好找到了一个充足理由,何况,它的字里行间只有汩汩喷冒的真情,没有一星半点儿煞费心机的待价而沽的铜臭味,它是心灵的生态产品,以不染俗尘的人品,昭显脱颖而出的文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