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线索: 8218666

广告合作: 8218607

网站首页 > 副刊 > 正文

“清人”丰子恺

2019-08-18 20:44:51来源:自贡网分享到

□ 胡为民

我读丰子恺的文章不多,但印象很深,他的文章生活味浓,给人一种清新的感觉。比如《山中避雨》写得清丽自然,让人感受到音乐的无限趣味,还有重庆沙坪坝的那只高傲的《鹅》写得栩栩如生,别有情趣……丰子恺的文章充满生活,质朴感人,他为人更是刚正不阿,自诩为“清人”。

丰子恺从20多岁开始著述,到40岁时已经写了很多作品,创作了许多艺术名作,由于文学和艺术上的丰硕成果,成为众所公认的名人了。有个《良友》杂志,一期名人栏目刊登了他的照片,丰子恺见了,幽默的说:“我不是‘名人’,而是‘清人’。”

丰子恺说自己是“清人”,一方面是他出生于清朝光绪年间,另一方面主要表现了丰子恺高尚的品德,一身的傲骨。

丰子恺说“名”和“明”是谐音,“名”又是“名利”一词的首字。丰子恺自称“清人”,就是表明自己不求高官厚禄,不要金钱名利,厌恶与达官贵人交往,安于粗茶淡饭的生活。乐于做一个为人“清”白,喜欢“清”静,专于艺术的“明白人”。

上世纪40年代初,丰子恺一家人躲避战乱来了重庆,他在沙坪坝造了简陋的“小屋”。过着清贫的生活,他常吟诵着“终年帝城里,不识五侯门”,以此自傲。达官贵人、地主豪绅慕名前来求画者,丰子恺不是门上贴着“谢客”条,就是“我醉欲眠君且去”,干脆不予理睬。据说有一次,国民党政府行政院长孔祥熙想高价收买丰子恺一套西湖美景画,遭到了他断然拒绝。

有所憎,也有所爱。“清人”冷淡于达官贵人,却热爱普通的劳动者。对船夫、染匠、佣工、学徒这些低层劳动者十分“亲近”,常常作画歌颂他们的生活和劳动情趣,为他们不幸和苦难鸣不平。他有一幅题为《劳动节特刊的读者不是劳动者》的漫画:两个脚夫背着很大的木箱在走路,而路旁的布告栏边却有几个穿长袍,抽香烟,提鸟笼的人在看“五一节特刊”,这是对当时的社会多么辛辣的讽刺呀!

《尸子·君治》云:“扬清激浊,荡去滓秽,义也。”抨击坏的,赞扬好的,这是符合正义的行为。丰子恺为人为文为艺术激浊扬“清”,山高水长。我们读其文,赏其画,总有一股“清新”之风扑面而来,让人耳目一新,精神焕发,受益非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