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线索: 8218666

广告合作: 8218607

新婚夫妻 再“见”已跨越57载光阴

2019-11-03 18:52:14来源:自贡网分享到

朱德华在沙玛烈士陵园祭奠刘荣炳烈士

“荣炳,你说把平时节俭下来的津贴给我买一块手表,我没要。那时,手表是多奢侈的东西啊!我很傻,该要,那样,你就一辈子都在我身边……”9月22日,在举国喜迎新中国成立70周年大庆的日子里,朱德华老人在刘荣炳烈士墓前感天动地的泣诉,回荡在西藏察隅县烈士陵园的上空。

朱德华和刘荣炳婚后相处仅仅34天,两人再一次“相见”,跨越了57载光阴和近千公里路程。

新婚34天夫妻成永别

1962年“五四”青年节,天气微热,生产队长的岳母大汗淋漓地找到朱德华,为的是给她介绍男朋友。男青年叫刘荣炳,荣县乐德区杨佳公社王家冲大队第一生产队(现度佳镇王家村一组)的农民,1958年参军,部队驻扎在西藏昌都。因到成都接新兵,他顺道回家探亲。介绍人说,刘荣炳高大结实。19岁的朱德华正需要一个可以依靠的厚实肩膀,便毫不犹豫地答应见面。

朱德华生长在与杨佳公社比邻的文昌公社六大队第三生产队(现度佳镇阴咀村一组),也属乐德区管辖。15岁那年,她母亲去逝。次年,父亲撒手人寰。她和弟弟相依为命,已经出嫁的姐姐不时来看望他们。农村识字的成年人极少,上过3年小学的朱德华,在18岁那年被推荐担任了生产队保管员。

两人一见钟情。因刘荣炳任务在身,次日就到杨佳公社领取了结婚证。

朱德华清楚记得,他们是1962年农历四月初二喜结连理的,两人甜甜蜜蜜同处了34天。五月初六,刘荣炳就告别新婚妻子和家乡,赶赴成都。哪知这一去,就是生离死别。

刘荣炳牺牲的消息,朱德华是意外得知的。“那是1963年冬季的一天,我和生产队几个年龄差不多的妇女一起去赶场,顺便到公社了解一个同学的离婚官司。”朱德华顿了顿,擦了擦噙着泪水的双眼继续回忆说,在文昌公社办公室,听到县里来的一个名叫吴庭辉的领导(推测是县民政局负责人)给乐德区公所打电话,大意是请区上来人一起去杨佳公社慰问一位烈士家属。“去杨佳看望烈士家属!”这让朱德华很吃惊。同去的一位妇女问吴庭辉“是不是去刘毕贤(刘荣炳的父亲)家?”,得到肯定答案后,朱德华顿感天崩地裂,当即就昏倒在地。

刘荣炳姐弟9人,他排行老四。因要照顾未成年的弟弟,又担任着保管员,朱德华便没落户刘家。那天晚上,朱德华跌跌撞撞地回到家时,生产队许多人已等候在她家里,姐姐、弟弟抱着她痛哭了大半个晚上。

“他去成都后来过一封信,喊我去成都耍几天,可以耍到他带新兵回西藏去的那一天。”朱德华说,这封信几经辗转到她手上时,离刘荣炳寄信时间已经过去了10多天,估计自己长途跋涉到成都,刘荣炳就该启程回西藏了,加之农活多、车费贵,朱德华便没有去成都。

烈士父母为其张罗再婚

朱家与刘家相距两三公里,与刘荣炳结婚后,朱德华隔三差五到婆家收拾家务,帮老人洗洗衣、做做饭,照顾弟妹。刘荣炳牺牲后,刘家人仍把朱德华当亲人,难得吃一顿好的,都要叫上她;朱德华年轻有劲,白天挣工分,晚上或农闲尽量抽空去刘家帮忙。

刘毕贤夫妻也在为朱德华这个儿媳的未来操心。每当看到朱德华卖力地为刘家干活时,他们都在一旁悄悄掉泪。他们多次托人给朱德华介绍男友,最终撮合她结识了从杨佳公社四大队入伍,在成都779部队服役的李永怀。

1964年农历四月,朱德华与李永怀结为伉俪,刘家人都像是她的娘家人,为操办他们的婚事忙前忙后。

婚后不久,李永怀在为修建农场拉材料时翻车,造成6级伤残。他转业后,先后在文昌公社、河东公社、杨佳公社工作,后调乐德区供销社工作。

因为有固定的工资,李家的生活状况相对好些。李永怀十分理解并尊重朱德华对刘荣炳的感情,不时陪她一起给刘家捎去些农民难得一见的食物和生活用品去。

朱德华与丈夫琴瑟和鸣,待孩子们睡熟后,常聊聊各自的心愿。李永怀最大的心愿是去一趟北京,到毛主席纪念堂看看;朱德华最大的心愿是,去看看刘荣炳的墓朝东还是朝西。她常常在梦中大声呼唤:“荣炳,你在那里呀?”被惊醒的李永怀看见泪流满面的妻子,总会安慰她:“等找到了,我陪你去为荣炳烧纸、敬香。”遗憾的是,还没打听到刘荣炳的墓在何方,2009年2月,李永怀就因患癌症辞世。

朱德华为李永怀生育了3个女儿。3个女儿都理解妈妈对伯伯刘荣炳的那份相处虽然短暂、但已深深烙在心灵深处的感情。

“四姐(四嫂)特别善良,也特别能干。我的公公婆婆和李家的公公婆婆,都是四姐负责料理的后事。”刘荣炳的弟媳杜玉容含泪介绍说。

76岁老人千里迢迢祭奠前夫

刘荣炳侄孙刘锦凯也是6级伤残军人,曾在安徽省宿州武警部队服役。2008年,他执行破冰任务造成右脚严重冻伤被截肢,并于次年退役。今年5月,他被荣县旭阳镇政府安排到东街社区从事公益性岗位工作。

四婆婆寻找四爷爷墓地一事,牵动着刘锦凯的心。8月底,一个偶然的机会,他在西藏林芝市察隅县退役军人事务局网上,查寻到一位与四爷爷名字相同的烈士,经确认就是他四爷爷。朱德华获悉后,立即放声大哭。

刘锦凯介绍,他通过电话从察隅县退役军人事务局了解到,刘荣炳是1962年10月随部队参加瓦弄战役,牺牲后被安埋在沙玛烈士陵园。2014年,沙玛烈士陵园集体搬迁到英雄坡烈士陵园。察隅县退役军人事务局组建后,将全部烈士简况集中挂在网上,供烈士亲人查寻。

今年9月初,荣县退役军人事务局获悉朱德华和烈士刘荣炳的婚姻故事后,立即与察隅县退役军人事务局取得联系。该局决定为朱德华老人及随行人员提供赴藏的返往旅费,帮助老人实现56年来“看看荣炳的墓朝东朝西”的愿望。副局长黄强还专程到老人家里,向老人介绍去西藏的注意事项,及必备的防高原反应用品。

9月18日晚上,老人躺在床上辗转反侧,彻夜难眠。原安排是由刘锦凯和大女儿李清如陪朱德华前往西藏的,刘锦凯因旧伤复发需要医治,便由其父亲刘昌军替代。

21日下午,朱德华3人到达察隅县77643部队(刘荣炳烈士现部队)驻地休息。晚6时,察隅县副县长杨力到部队迎接朱德华等人,向3人敬献哈达后,请老人到县委、县政府机关食堂就餐、拉家常。

察隅县副县长杨力为朱德华献上哈达

22日上午,杨力、部队领导等10余人陪同朱德华3人,驱车两个多小时到达沙玛烈士陵园。陵园门前守护的战士列队向老人敬礼,老人激动不已,一路由杨力扶着来到刘荣炳烈士墓前。当看到墓碑上“刘荣炳”3个字时,老人情绪失控,哭泣不止。杨力将她扶到墓碑前,她长跪不起。

“荣炳,分别57年,我来了……我最后悔的是,没能到成都,哪怕我们再在一起待一天。我最对不起你的是,没能给你留个后……”老人声声泣诉感天动地,大女儿李清如也潸然泪下。

杨力和李清如将老人扶起。李清如在刘荣炳伯伯墓前斟满酒,摆放好从老家带去的花生、桂圆、香蜡,和刘昌军叔叔一道祭奠英烈后,又用红布口袋装了几把墓地上的泥土。离开沙玛陵园时,朱德华老人一步三回头,心里念叨着:“荣炳,‘见’这一面,盼了57年,我来了,又走了……”

随后,一行人来到刘荣炳当年战斗和牺牲地,缅怀烈士的英雄壮举……朱德华将鞋垫、桂圆、花生分赠给战士们。

在纪念馆,朱德华了解到刘荣炳更确切的信息:牺牲前系506部队1连,职务副班长。1963年11月25日,在中印反击战瓦弄战役中牺牲。

纪念馆安排朱德华3人观看了瓦弄战役视频及相关图文资料,还特地播放了沙玛烈士陵园安葬的英烈,集体搬迁到英雄坡烈士陵园的视频。让朱德华感动不已。

对于朱德华、刘荣炳这一纵跨57年、横越近千公里的生死重逢,有诗曰:新婚一别天地间,五十七载梦相连。退役军人事务局,牵手遗孀助梦圆。

(郑新炜 记者 蒋周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