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线索: 8218666

广告合作: 8218607

游钓江湖的自贡“大厨”——烹35斤整条花鲢一“勺”成名

2019-11-11 16:26:20来源:自贡网分享到

本地钓鱼人刘江(外号刘弹竿)身上有三个旁人无法忽视的标签,一是保持四十多年的64米全市手榴弹投掷记录,二是连续两届升钟湖全国库钓大奖赛进入前三甲,(分获第二名和第三名)至今无人能破,三是善烹大鱼,发明创造了“锅盖鱼”、“筲箕鱼”,其中耗时一小时三十分钟烹饪的35斤整条花鲢,更是让他在圈内一“勺”成名。

扬威成都钓鱼圈的“刘弹竿”

刘江在圈内广为人知,是到成都工作之后的事,在这之前他是一名专业投掷运动员。其中最为辉煌的战绩是1977年,14岁的刘江代表自贡在梁平(现属重庆市)参加省运会,囊括了手榴弹和标枪第一名。

至今手榴弹投掷全市记录(64米)仍然属于刘江——他笑着解释:“主要是后来(手榴弹投掷)项目取消了,不然(记录)早破了。”

刘江记得五六岁大小,父亲在河沟里钓鱼,自己总是屁颠屁颠跟在后面,既乐趣无穷也意味着有可能打一顿牙祭。长大后刘江也喜欢上了垂钓,不论是葡萄(七星漂)还是抬线样样精通,到了成都工作之后专攻库钓,很快“刘弹竿”的名号在当地钓鱼圈内便传开了。

“70米远投,落点精确控制在2米之内。”刘江称自己“专业投掷运动员”经历在库钓当中派上了大用场,不论打窝还是抛竿力量和准度都缺一不可。他解释鱼从深水到浅水觅食的过程中,选择远投“半道截胡”是因为受近岸活动影响较小,鱼不容易惊,此外远投博大鱼为钓鱼人一大乐趣:“听见‘滋儿、滋儿”出线的声音,整个人顿时就像打了鸡血——”

钓鱼圈内信奉“拿鱼(获)说话”,刘江的则以频频中大鱼扬名:曾两个小时连中三条“米级翘嘴”最大一条重量超过了20斤,曾一次性钓获480斤每条都在10斤以上,历年来为圈内聚会提供了绝大多数鱼获——

用筲箕作容器的“筲箕鱼”

升钟湖库钓大奖赛两战“封神”

对库钓爱好者来说,升钟湖全国库钓大奖赛犹如皇冠上的明珠,以规模大、奖金高著称,吸引了圈内众多高手。

2009年首届升钟湖全国库钓大奖赛吸引了来自全国各地1060名选手同场竞技,成功载入吉利斯世界记录。刘江在该届比赛当中荣获第二名,由国家体育总局颁发了银牌,并获得八万元奖金(第一名为圈内“大神”李大毛获得)。

2010年第二届升钟湖全国库钓大奖赛刘江再次获得第三名(李大毛获得22名),据悉连续两届进入该项赛事前三甲记录至今无人能破。据一位多次参加该项赛事的本地钓友介绍,受(抽)钓位等不确定因素影响,比赛结果运气成分较大,十年来不但连续进入前三甲绝无仅有,甚至没有选手能连续进入前十。 此外刘江还多次在三岔湖全国钓鱼邀请赛中获得佳绩,其余省级比赛和较少范围比赛更是获奖无数。

去年李大毛拍摄《游钓中国》节目来到自贡,和刘江在和平乡瓮塘水库再次进行了较量,结果李大毛三个小时钓获13尾,刘江三个小时钓获26尾,其中含单尾最重13.8斤。收竿时李大毛问了句:“老刘,这些鱼都认识你不?”

11月9日记者在梨园一家渔具店见到刘江时,他结束金沙江两天两夜伐钓刚刚返回自贡。“在江边船屋扯了两个晚上的呼噜——”刘江坦言自己已经过了看重鱼获得阶段,心态更加平和,他将钓鱼人分为两种“鱼钓人”和“人钓鱼”,前者以钓获为唯一追求“又费马达又费电”,后者更加注重过程而不是结果。

据悉刘江和他的朋友们组建了“五六七俱乐部”(成员包括五零后、六零后和七零后),追求的是一种不为鱼而渔的生活方式。

善烹大鱼分享舌尖上的“秘密”

如同“专业投掷远动员”身份让刘江在远距离精准抛投上占得先机,好吃、会吃、善做的自贡人身份又为刘江在烹饪上埋下了伏笔——更何况他还有开了8年餐馆的经历。

“不论是跳水鱼还是豆瓣鱼,自贡人讲究鱼要吃整。”刘江称一条大鱼做好端上桌要“成整”,单盛鱼的器皿就是一大难题,因此通常情况下餐馆烹调是跳水鱼和是豆瓣鱼选择重量不超过两斤。

据了解,为了做十斤以上的大鱼刘江专门在景德镇定了一米长的鱼盘,两千块一个,一共订了十个。由于鱼盘体量巨大不便于携带,刘江到外地钓鱼时就地取材分别发明了“锅盖鱼”和“筲箕鱼”,即分别用反过来的锅盖和农家事先铺上一层保护膜的筲箕盛烹调好的大鱼,此种方法在钓鱼圈迅速传开。

“登上大雅之堂”源于一位成都朋友招待贵宾,苦于没有一道“硬菜”,刘江拍着胸部说包在自己身上——当一条重达18斤整条鲤鱼被三人抬上桌时,宾客们无不目惊口呆称叹为观止。刘江烹大鱼的记录是一条35斤重、从尖山二库打捞上来的整条花鲢,烹调时长达一个半小时,为了盛鱼专门找人花800块钱现场定做了1.4米不锈钢盘,抬上桌之后很快被围在桌子旁边的20个人吃成了光架架。

“不少人认为大鱼不入味、柴不好吃,但吃我做的鱼标准程序是一定要吃成一副‘恐龙架架’!”刘江解释吃大鱼也好吃小鱼也罢,味道总是排在第一位,要解决上述问题首先要在细节上下功夫:

“首先是(码味时)要给鱼做全身按摩,至少半个小时,方便入味。”刘江告诉记者码味时要用葱青保留住粘液,入锅前抹一层鸡蛋清,整个不能沾一滴生水;炒料不能用猛火防止炒糊发苦颜色发暗,应小火慢炒;加水时不但要加开水,还不能用自来水(硬水)要用净化过的纯净水。刘江称烹大鱼不但是技术活还是体力活,大火容易把鱼肉冲散得小火慢煨,整个过程提溜着鱼尾煨完一面再换另一面,最后铁锅打斜将鱼尾放入锅中,用勺子浇锅中热汤慢慢淋——

刘江表示和世上许多事一样,正是这一个个细节最终成就了一条美味的大鱼。(记者 张才 图片由受访者本人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