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线索: 8218666

广告合作: 8218607

网站首页 > 副刊 > 正文

冬天的记忆

2019-12-06 19:47:42来源:自贡网分享到

□ 盛丽秀

学生时代读过作家老舍的《济南的冬天》,偶尔重新阅读心里依旧涌出一份暖意——“设若单单是有阳光,那也算不了出奇。请闭上眼睛想:一个老城,有山有水,全在天底下晒着阳光,暖和安适地睡着,只等春风来把它们唤醒,这是不是个理想的境界?”在作家的眼里,济南的冬天是充满诗情画意的,是响晴温暖的,这与一些凛冽严寒的冬天相比感觉上是迥异的。

作家朱自清也写过《冬天》,更多的是和人有关。他在《冬天》里回忆起儿时全家围坐在“小洋锅”前吃白煮豆腐的情景,也回忆和友人一起在冬天的月夜里坐小划子游西湖的感受,还回忆了妻子在世时一家四口在台州过的一个冬天。朱自清说“无论怎么冷,大风大雪,想到这些,我心上总是温暖的。”这样动情的文字总是能打动人心。

无论是老舍笔下温情脉脉的冬天还是朱自清笔下充满人情味的冬天,他们留给人的都是美好的记忆,冬天虽是寒冷的季节,但人们能记起的往往都是一些温暖的细节。

年年岁岁,冬日总在一年之末裹挟着寒风和飞雪而来,人们除了切肤地感受,还有对一些时光的回忆。

想起冬天,我常常想起儿时,觉得那时的冬天格外冷,也更像冬天的样子。记得冬天我喜欢待在热炕头上不挪窝,我也记得火炕上还有小脚盘腿抽着大烟袋的奶奶,还有依偎在奶奶身边的我和猫咪。我也记得每到冬天,妈妈会给我们织好暖暖的围脖和帽子,一针一线地给我们缝制棉衣棉鞋,我们穿戴着这些,感受的是母爱的温暖。在冬天,妈妈经常会在火炉上做砂锅给我们吃,我们不像朱自清童年那样单单吃白煮豆腐,我们吃的有白菜炖粉条、酸菜炖冻豆腐,虽然菜里的肉很少,但我们吃得唇齿留香。有时我们小孩子也常在火炉上烤地瓜、土豆和黄豆吃,有时把袄袖都烤糊了。当然除了这些物质食粮,我们有时也趴在火炕上孜孜不倦地看小人书,漫长的冬天,窗外是呼啸的风声,透过窗棂听起来更是不同凡响。

再长大一些,我们喜欢到户外,在雪天里疯跑,在旷野里打雪仗,在河道上滑冰,周围银装素裹的世界让我们欢喜,我们常以堆雪人为乐。

如今的冬天虽然依旧下雪,依旧刮风,但似乎少了那时冬天的韵致,而有了暖气和空调的房间更是让我们感受不到季节的变化。也许时空永恒,变化的是我们渐老的心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