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线索: 8218666

广告合作: 8218607

网站首页 > 副刊 > 正文

雨天豆花香

2019-12-09 21:16:56来源:自贡网分享到

□ 赖红菊

豆子磨成豆花花儿

煮在锅头白生生儿

舀到碗头嫩冬冬儿

筷子夹到闪巍巍儿

糍粑海椒辣呼呼儿

吃在嘴里麻辘辘儿

喝碗窖水甜蜜蜜儿

吃完豆花乐滋滋儿

——民间歌谣《富顺豆花》

读到这首歌谣,是不是眼前会展现豆花姑娘一袭白裙的粉嫩和美呢?的确,富顺豆花早已名扬四方。有幸生在有豆花可吃的富顺,对豆花的爱恋情节理所当然。如今,富顺豆花香满每个角落,早、中、晚都可以想吃就吃,尤其是早上,富顺人吃豆花下干饭,远方的友人很是觉得好奇。

然而,二三十年前的富顺乡村,吃豆花不是那么容易的事。印象中很是期盼下雨天,因为下雨天母亲或者外婆就会亲手打磨豆花来吃。清晨,雨还在下,母亲起床会伸一个长长的懒腰,似乎是缓解一下连日来的劳累,然后心悦地对老爸说:“老头儿,下雨了哦,不干活路,今天整豆花吃?”老爸往往会爽快地答应:“你想咋整就咋整。”不过老爸有时候会加问一句:“那酒壶里还有点酒吗?”老妈会说:“少不了存你的二两酒。”其实老爸是喝不得酒的,二两必醉,他只是喝一口最多两口缓解缓解干农活的劳累。

母亲是个急性子人,达成一致意见后,就会兴冲冲地找出黄豆,然后用清水开始浸泡,直到把豆子泡涨。泡豆子的等待过程中,母亲会准备豆花蘸水,拿出红红的朝天海椒捣成末,再用热油做成油辣子,还不忘加一些在房屋旁的空地上长出的“鱼香叶”,美美的蘸水就成了,闻一闻,香味满屋。

然后,母亲就开始在石磨上捣弄了,我家的石磨很重,有时候外婆会和母亲一起合力推动,有时候老爸也会过来帮忙,我和姐姐添料。一开始看着磨盘转动我会很害怕转动的磨轴打到我,但慢慢地,看会了他们的节奏,我就很顺畅地将豆子和水放进去。看着磨盘转动一圈又一圈,其实就好像时光飞逝的每一天,不过,每转动一圈,就会看到想要的成果,从石磨间流下来的浆,像母亲的奶水,浓浓香香。之后用大布口袋接着,再把布袋放进大盆里接着,下面用竹筲箕接着,筲箕下再用盆接着渗出的豆浆。

全部磨好后,挤干布里的浆糊,里面只剩豆渣,过滤后的豆浆放锅里煮开,滚上几滚后关火。再用少许纯卤水加三倍清水稀释,用勺舀小半勺稀释后的卤水,轻轻搅动着放入豆浆里,轻搅两圈后,让豆浆静止一会儿;再重复,看看变化,每弄一次,豆浆就浓稠一些。真是“卤水点豆腐,一物降一物”。母亲说一般三次后就出现豆花分离现象,这时就不要再放卤水了,然后用漏勺或筲箕轻轻压,让它们能紧紧地结合在一起,多余的窖水可以舀掉一些;再压,豆花完全和水分离开来,并凝结在一起,把表面压平就大功告成了。母亲边做边给我们姐妹解说,但那时候的我们却没有真正用心去学,只知道痛快地享受母亲带来的劳动成果,以至于现在都没有亲自操作过。

中午12点,满满一桌豆花,氤氲的香味传出家门,也不忘给邻居端一些过去,或者干脆请他们一起来吃。下雨天吃豆花就是“打牙祭”,一来相当于给连续劳累的农忙放一放假,二来也犒劳犒劳嘴巴,还可以和邻居边吃边聊,拉拉家常。先前的口水不再流,肚里已满满的豆花滑溜溜,吃饱喝足,很惬意。老爸喝了两口高粱酒,还唱起了自编的歌儿,看着一家老小,亲切的眼神在豆花香里打转,他也在蘸水美味中得到满足。午后,伴随着雨声的旋律,老爸老妈是该好好歇息了,我们姐妹则打开书包,写老师布置的作文,题目是不是“豆花香”或者“豆花痴”呢?忘了。

今天又是一个雨天,清晨的雨一直下到现在,突地就想起了母亲雨天里细细打磨的豆花和屋门口的那个古老的石磨。想念雨天的豆花香,也许是想念母亲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