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线索: 8218666

广告合作: 8218607

网站首页 > 副刊 > 正文

我不是故乡的客

2019-12-13 20:22:19来源:自贡网分享到

□ 彭世全

母亲在家在。母亲住院已经好几个月了,我去医院陪伴母亲,像出差一样,把衣服、洗刷用具带好,先在医院附近把旅馆打好,然后匆匆赶往医院,因为那里有我的母亲,母亲在医院,似乎我的家也在医院。

母亲病后,我们兄弟姊妹经常通过微信讨论怎么治好母亲的病,但事与愿违,母亲的病仍然是好两天病三天。最后,母亲住进了医院重症室,一次次病危,经医生抢救,又一次次把母亲拉回。

初冬,一片片黄叶飘落,寒风穿过窗户抚摸着浅蓝的病床。母亲的呻吟声在病房环绕,凝固着空气,儿女们笼罩在沉闷的痛苦声中,揪心地望着母亲,却无能为力。

母亲已98岁了,由于近年经受病痛的折磨,人已面黄肌瘦,打点滴都非常困难,只能在小手臂找血管,每次护士站都是派最好的护士来打针输液,每每输上液体,母亲总会微微抬起头,露出一丝笑意。

我生怕母亲走了,怕故乡没有母亲,怕我没有家。母亲在没生病前,我每次回家,都会提前一天电话母亲。第二天,母亲会早早地做好菜,站在阳台望着我回家的方向。当我跨入家门,母亲第一句话便会问:“吃饭没有?” 然后再仔细地瞅我。我笑说:“想吃回锅肉了。”母亲便笑盈盈地说:“我就知道嘛,我的儿最爱吃我做的回锅肉。”

我望着躺在病床上的母亲,母亲问我什么时候回去,我强忍着泪说:“我请了假,伺候你。”母亲嘴角微微露出浅浅笑意。然后闭着眼断断续续说:“我们家以前很穷,孩子又多。困难时期,你吃牛皮菜中毒,命差点都没有了……”母亲说完,眼角褶皱里流出了泪水。

我走出病房,心里十分难受。母亲已经病危了,还想着我。我自责平时总是强调工作忙,一年才回家几次,没有顾及到母亲盼儿的心情,在她最需要子女陪伴时,我却以工作为借口,很少回家陪伴母亲。

我找到医生,希望用最好的药挽救母亲的生命,医生说:“婆婆各种器官都已出了问题,该用的药我们都用了……”我知道,医生已尽最大努力了。

走出医院,母亲躺在病床上的身影在我脑海里不停地闪现,我满大街地去找母亲平时喜欢的食品,可是母亲进食都很困难了,她已经不需要美味佳肴了……我心里闪现一个念头,如果母亲不在了,我故乡的家还在吗?我今后再回故乡,既便故乡还有哥、妹在,可那是走亲戚,哪有母亲在的归属感。我悲痛之极,提着东西向医院狂奔,我要找我的母亲,我怕故乡没有家,我怕成为故乡的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