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线索: 8218666

广告合作: 8218607

网站首页 > 副刊 > 正文

梦中的天鹅

2020-01-13 19:04:42来源:自贡网分享到

□ 老 谦

伍西堤从小就喜欢鸟,小伙伴们想方设法捕鸟,而他却偷了家里的麦粒到竹林里喂鸟。大雁从蓝天飞过,他会追着雁阵的方向跑出很远。上学后老师给他讲了《天鹅的故事》,让他知道天鹅也是一种鸟,并且创造了鸟类中稀有的雌雄伴侣从一而终的典范,他便特别崇拜白天鹅。但他的家乡只有大雁飞过,一直没见过天鹅,想和天鹅亲密接触成了他的一个梦。

电视新闻上说每年入冬时节到次年初春,成千上万只白天鹅便从遥远的西伯利亚飞到三门峡栖息越冬,构成了人与自然和谐相处“天人合一”的奇观,他更一心向往。后来他外出打工直接选择了“天鹅之城”三门峡。除了生存需要去赚钱之外,主要还是想去亲近白天鹅。

他在三门峡拼命工作,从普通打工仔做到公司副总,在获得较多报酬的同时也收获了爱情,和他一样特别喜欢天鹅的当地姑娘陈浅成为他的妻子。多年之后,国家实施乡村振兴战略,依然贫困的家乡无数次在心里召唤他。他说服妻子陪他返乡创业,妻子不愿离开天鹅之城,不想离开那圣洁的白天鹅。当然更重要的原因是他们的儿子伍东西还在三门峡读高中,陈浅舍不下儿子。见他多日来郁郁寡欢的样子,她心里也很疼,最后她还是陪着他回到西部老家,不久便办起了食品加工厂。

他们的企业越办越好,家乡也在各级政府的帮扶下脱了贫。儿子也考上了西部的大学,离家不远,他们常常便有机会和儿子亲近。

一天晚上妻子从电视上看了天鹅又飞回三门峡的报道后一言不发,他心里也有些难受,他们都喜欢天鹅,但自己的家乡没有天鹅。

他带着妻子在那年初春回到三门峡,和白天鹅近距离亲密交流。他望着浅水中亲密依偎的一对白天鹅,突发奇想如果能把天鹅引回家乡去那不就解了他和妻子的愁绪吗?他找到管理处说明来意,被告知天鹅是国家二级保护动物,个人以任何方式获得都是违法的,并且假如把天鹅弄回去了环境不适应也留不住。于是他只好在当地寻到了和天鹅有些相似的大雁,决定引养大雁回乡,以解对天鹅的相思之苦。

伍西堤回到老家重新流转了土地,掘出大水塘养殖大雁,又在周围种植了成片的树和竹。不久,绿水青山中燕雀齐飞的美景便吸引来了远远近近的游人。大雁越养越多,陈浅脸上也有了笑容。当地人喜欢吃鹅肉,而大雁被当地人称为天鹅,能够吃上天鹅肉那是很荣耀的事,于是纷纷要求伍西堤把大雁卖给他们。他有点犹豫,征询陈浅意见,陈浅说本就不是天鹅,乡亲们喜欢就给他们吧!于是伍西堤的大雁一时供不应求。还有人在小镇边上办起“鸿鹤饭庄”,“鸿鹤”是天鹅的别称,菜单上不能出现“天鹅”字样,但饭庄老板口头上却高喊本店专门供应伍西堤从三门峡引回来的“天鹅肉”。伍西堤不曾想因为他和妻子对天鹅的眷恋而养殖的大雁,却给他们带来了新一轮财富积累的契机。

让伍西堤没想到的事情又发生了,随着生态环境的改善,竹林茂盛,却引来了成千上万只与白鹤类似的白鹭。起初,乡亲们都很兴奋,很感激伍西堤夫妇创造了让白鹭回归的环境,好多年没有见到这么多白鹭了。

久之,成群白鹭压弯了竹林,鸟粪遍地,骂声渐起。更让伍西堤头疼的是,白鹭们用长嘴将乡亲们水田里养的大小鱼虾都吞进了肚里,大家纷纷来找伍西堤诉苦。人们盼望回归的白鹭却成了灾,以为是作了件好事却换来了怨声载道,伍西堤摇摇头,然后和乡亲们一起想了很多办法想把白鹭轰走,结果白鹭却越赶越多。此时惊动了电视台和报社,白鹭成灾的报道一时独占了省市媒体头条,其中有一个伍西堤哭笑不得的镜头给人留下了深刻印象。

当白鹭再一次铺天盖地飞回来的时候,伍东西大学毕业也回到了父母身边。白鹭飞走之后,伍西堤挨家挨户去赔鱼虾钱,有部分人不要伍西堤的钱,说白鹭来去就如天鹅迁徙一样是自然现象,怎么能怪你呢?伍西堤过意不去,只好送他们几只大雁。白鹭走了,儿子却不走,要留下来帮他们养大雁。陈浅第一个不答应,她流着泪要求伍西堤到城里为儿子落实个单位。伍西堤去了一趟城里,回来说现在进机关单位必须要通过公选,也就是要考试考核才能录取。伍东西坦白说,他已经悄悄考过三个单位,竞争的人太多了他挤不赢。他又说,本地只有私营企业要进去倒容易,只要你们答应。伍西堤和陈浅都直摇头。陈浅不死心,她便想回自己老家三门峡试试。

陈浅回到三门峡时,天鹅也已经飞回来了。为儿子工作的事她找了几个熟人,都说现在用人只能通过考试,关系起不了作用。她有些惆怅地来到天鹅湖边,看到各具情态的天鹅在湖中嬉戏,心情一时好多了。突然,她发现不远处一个小男孩翻越栏杆追着天鹅掉进了深水里,却没人注意,陈浅虽然不会水,却几步奔过去跳进水里……

伍西堤把老家产业交给了儿子打理,他一个人来到三门峡租了房住下来,墙上挂了三门峡市政府发给陈浅的“见义勇为先进个人”证书,白天他望着证书上“陈浅”的名字有时点点头有时又摇摇头。每到黄昏,人们总是看到一位两鬓微白的男人站在天鹅湖边出神。湖里有天鹅的时候他站在那儿,很少活动,湖里没天鹅的时候他还是站在那儿,却一动不动,站成一尊雕像,站成人们眼中永恒的风景。

伍西提翻了个身,窗外的阳光晃着他的眼,他懒洋洋地转过头猛然睁开眼睛,看见妻子午休起来之后正在梳头,他哑然一笑,原来刚才经历的种种也只是一个梦呀?